银犬。

沐疫 | 我也曾快马加鞭看尽长安花。

桃花妖大姐姐超好看……
p3脑内构想找不到樱花急得哭出来(
假装桃花有手

【酒鱼】夏日


#日常,鲲被偷走了的设定(x
#ooc有,慎入

身后的人有些漫不经心地跟着自己的步伐,李白不用想也知道庄周现在一定是低垂着眼,面容上还带着些没睡醒的困倦,只知道看着自己的脚后跟慢慢地走。
周围已经被燥热的空气包裹,走在街上被阳光直接照射着,李白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。
李白停下来微微侧过身。
身后的人没有防备就撞在了李白背上。
“疼……”
靠的很近,李白很轻易就听到了庄周小小声的嘟囔,好像还带着孩子一样的不满。
李白叹了口气。
向后伸手牵住少年放在身侧的手,将对方的手掌完全圈住,肌肤相贴,又为这个夏日添了几丝炎热。
但是完全不想放开。
李白想。
“那个,李白……?”
庄周叫住前面牵着自己往前走的人。
李白回头看见庄周的目光放在街边卖冰糕的摊位上,立刻了然了。身旁的少年脸侧青绿色的发丝因为汗水贴在脸上,有些杂乱,李白伸手替他理了理。
金色的眸子现在染上了几抹期许。李白稍稍用力握了握庄周的手。
“走,我去给你买。”
坐在摊位前的庄周接过李白手中的冰糕,染的周围的空气也带上了丝丝凉意。
“给。”
“李白你没有买吗?”
“唔不用,我看你吃就好。”
李白一只手撑着下巴,看着面前的人双手握住底下的脆皮,张开嘴小口地吃着。在这个炎热的天气里,冰糕让庄周很容易地满足了,李白看见庄周吃的时候眼睛都是微微眯着,透露出满足感。
吃完的时候都糊到嘴角了,可是眼角还是翘起的,像只猫咪。
李白对着庄周指了指自己的嘴角,告诉他化掉的冰糕都沾上去了。
庄周有些愣愣的,然后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嘴唇。
李白顿住了。
……真是糟糕。
有些不自主地用手指勾住了自己体恤的领口,想散散热。
今年的夏天……实在是太热了。

Fin.
-
暗搓搓问一下有人扩列吗x列表实在是空虚(。
可以的话请走门牌736711803十分感谢qnq


#mafutin##ooc有##慎入##强推配合av3368300食用#

mafamafu生病了。
-
今天下了初雪。
像今日的天气一般,寒冷弥漫了akatin的心脏。碧绿的双眸深处是掩藏不住的恐慌。
“你说……什么?”声音颤抖得像是暴雨中上下摇曳的树叶。
“mafu桑他生病了。”
“你去看看他吧。”
对面那个人欲言又止。
疯了一般冲出门。
冰冷的空气瞬间包裹住全身,红色的发丝随跑动在身后肆意飞舞。
快点,再快点。
到他身边去。
-
akatin有个秘密,藏了很久的秘密。
他喜欢着mafu,一直——
喜欢着。
-
akatin用力按着门铃。
“ma……”
恐慌使他的发声有些失调。
“mafu桑——!!”
“mafu桑你在吗!!”
门开了。
入眼的少年的白发不知为何给人感觉十分憔悴,发丝末端似乎还有些枯黄。赤红的眸中黯淡无光。当他看到门外的akatin,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随即点了一下头侧过身请他进来。
akatin盯着面前的mafu。
除了十分低沉以外,mafu并没有给人病态的感觉。
那为什么……
“mafu桑,你病了吗?”
mafu的一只手突然握紧。akatin才发现他的手中有一只笔。mafu拿起面前的白纸,在上面写了起来。
“mafu桑你为什么不说……”
戛然而止。
-
我得了失语症。
要搬家去外省治疗。
-
akatin垂下了头,刘海的遮盖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。
手中的温水在那瞬间像是失去了温度,徒留无言的冰凉。
“mafu桑我……”
我的声音。
“有个一直想对你说的秘密……”
传达不到了吗。
“我……”
不会是那样的。
不要,这样的结局。
“我喜欢你。”
-
mafu起身前倾,握住了akatin的手,也吻住了对方的唇。
冰冷的手呢。
mafu微侧头轻轻啃咬着akatin的唇。
两个人的影子在白炽灯下交织。
akatin闭上了眼睛,眼角却有些湿润。
属于mafu的温度渐渐撤离,akatin睁开眼看见他眯起眼睛笑着看着自己,在灯光下变得温暖了起来。
泪水落在了冰冷的手上。
已经没有时间,可一旦松手,你就远去。
-
“mafu桑要去哪里……”
“快回来吧。”
“我不要,这样的结局。”
-
时间啊时间。
停下来并倒流吧。

即使明白无法实现。
Fin.

玻璃


#mafutin##镜花水月##ooc严重##文笔渣#


“mafu困?”

少年小小的,轻柔的声音在这狭隘的空间响起。

akatin的手想去触碰眼前白发少年的脸颊,但却被透明的屏障隔开了。之前的轻唤传来了回音,在这片空间激起了微小的涟漪。

是mafu困的生日呢。

akatin坐乐下来,看着mafu不断收到来自别人的礼物,红色双瞳中焕发出欣喜的光芒。

mafu困会知道自己要送什么吗?

akatin抱住双膝,看着玻璃透明屏障外有些忙碌的少年。

整理好礼物后,mafu给自己摆上了生日蛋糕。黑暗的笼罩中细小的烛火在不停地跳动着,周围安静得可怕。被烛光照耀的mafu闭上了眼睛,akatin仔细地看着mafu的脸,白皙的脸,睫毛像蝶翼轻轻颤动着,真是漂亮呢。

属于mafu软糯的声音响起,生日歌熟悉的旋律也传入耳中。

akatin也唱了起来,柔和的嗓音和软糯的嗓音交织在一起,围绕着烛光在黑夜中飘荡着。

mafu突然停了下来。

“tin桑?”

疑惑的声音。

akatin的心跳立刻漏了一拍,并且将脸埋进了双膝中。

唱歌的话……mafu困听得到?

mafu向四周看了看,并没有寻找到心中想要的那红色的头发。

幻觉吧。

mafu想。

akatin没有再跟着唱,露出一双眼睛看着mafu吹灭了蜡烛并开始切蛋糕。

不能让mafu困知道自己在这里。

akatin这么想。

之前mafu困意外地疏离就让akatin产生“mafu困是不是讨厌我了”这样的想法。

如果真的是那样……

如果mafu困知道自己在这里……会坏了他过生日的好心情吧。

akatin低落了下来。

灯熄了。

一片黑暗遮住了akatin的双眼。

他听着mafu躺下后逐渐均匀的呼吸声,目光移到了窗外。

深蓝色的幕布上点缀着闪着光的星点,在这个漆黑的夜里发散着属于自己微小的光芒。

应景的歌?

akatin想。

那个早已哼唱过无数次、仿佛已经铭记在心中的旋律从嘴角溢出。

“はぐれない……”

akatin看着星星,一边用温柔的声音唱着,这个空间除了他的声音仿佛再无其他。

mafu睡着后也没有什么声响了。

他听得到吗?这是会传到他心里的声音吗?

akatin扭头看着mafu,动了动嘴唇。

“生日快乐,mafu困。”

akatin看着mafu的睡颜,一个人开心地笑了。

随即他也躺下,迷迷糊糊地准备进入梦乡。

mafu放在akatin看不到的那一侧的手臂动了一下,mafu睁开眼看着手机上刚刚的录音,嘴角勾起了温暖的弧度,轻吻了屏幕。

晚安呦,tin桑。

-Fin